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雷云潮的博客

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日志

 
 

运用系统科学解决癌症问题的范例之一  

2015-12-26 16:11:57|  分类: 肿瘤防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为笔者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受理的一个发明专利说明书的全文,是自然和谐疗法癌症问题解决方案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其全部。所公开处方是针对所有癌症共性的基本方,每种具体癌症均有其各自的个性,需要根据具体癌症的个性增加药物配伍才能达到其应有疗效。另外还要根据罹患癌症的具体患者的寒热虚实体征的不同辅以食疗调理才能收到最佳疗效。有需要此发明帮助的朋友可在留言中告知邮箱地址,笔者将发一份人体内环境中医问诊调查表给求助者。收到回复后笔者将根据具体患者的具体情况免费帮助制定参考整体治疗方案,并提供免费的全程咨询服务。不考虑个体差异,千篇一律地对同病名患者使用同一个处方不是中医之所为。最早的两个日志均为节选,阅读此文就不必再阅读那两篇了。

        

一种自然和谐疗法癌症问题解决方案外用中药制剂

技术领域

本发明涉及中医药领域,尤其涉及一种自然和谐疗法的癌症解决方案之经络穴位透皮给药外用中药制剂。

背景技术

癌症是人类第一位的死亡原因,是世界级医学难题。现有技术治疗癌症有西医的“三大法宝”(手术、放疗、化疗);生物反应调节剂疗法(简称生物疗法)和曾经被炒得炙手可热的非细胞毒性靶向疗法(即基因疗法);还有中医现有技术的“五项治癌根本大法”。

西医采用对抗疗法的“三大法宝”治疗癌症,即采用手术、放疗、化疗对抗癌细胞和肿瘤病灶。此种疗法由于没有抓住癌症的本质病因(即人体自身抗癌机能长期慢性迁延性处于低功能状态)。在攻击和对抗癌细胞和肿瘤病灶时敌我不分,致使原本处于弱势的人体自然抗病机能进行性减低,因而不但无法显著提高治疗的有效率和治愈率,而且使三分之一以上的癌症患者死于“三大法宝”的攻击和对抗本身。

生物反应调节剂疗法试图通过调节免疫治疗癌症。此种方法也没有涉及癌症的本质病因(即人体自身抗癌机能长期慢性迁延性处于低功能状态)。生物反应调节剂疗法试图通过免疫刺激来增加宿主抗肿瘤的反应是鞭打病牛,局部上增加了效应细胞的数量或活性,或暂时增加了淋巴因子、单核因子等可溶性中介物的生产,整体上却只是透支人体的抗病能力,局部暂时的增强的倾向掩盖着整体和长久的减低的另一种倾向;生物反应调节剂疗法试图通过减少抑制性机制而间接增强宿主对肿瘤的免疫反应虽有积极意义,但由于现代医学免疫学的局限性,往往把免疫因子的数量和质量等同起来,误认为只要免疫细胞处于正常值范围,人体的自身免疫功能就处于正常功能状态了;生物反应调节剂疗法试图通过增强宿主对细胞毒物质造成损伤的耐受力(如增加骨髓的白细胞前体提高化疗病人的耐受力),来减低对抗疗法的副作用,用意可嘉,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生物反应调节剂疗法试图通过改变肿瘤细胞之细胞膜的特点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原性,改变转移方式或使瘤细胞对免疫杀伤机制或细胞毒药物更敏感,均属于在对抗疗法的迷宫中兜圈子;生物反应调节剂疗法还试图通过预防或逆转细胞转化、或促进不成熟肿瘤细胞成熟的方法控制肿瘤病势发展,此为舍本求末越俎代庖之举。无论干扰细胞生长、转化或转移的直接抗肿瘤作用,还是通过激活免疫系统的效应细胞的间接抗肿瘤作用,都未能真正涉及癌症的本质病因(即人体自身抗癌机能长期慢性迁延性处于低功能状态)。

 

曾经被媒体炒得炙手可热的抗癌基因疗法。肿瘤基因治疗的主要策略、途径和方法有6种:①、抑癌基因转移法,是寄希望最大的方法,但在整体水平的治疗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使每个癌细胞都能导入抑癌基因,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②、自杀基因疗法,试图通过将自杀基因转移至癌细胞内,其表达产物将无毒的前体药物转变成剧毒物质杀死癌细胞。 ③、免疫调节基因治疗方法,试图通过基因水平的免疫修饰而增强机体抗肿瘤作用。④、分子疗法,试图将共刺激信号基因导入癌细胞中,刺激T细胞,使其激活。⑤、增强机体对治疗耐受能力的基因疗法,试图向患者骨髓细胞导入多药耐药基因,提高人体耐受程度,因而增加化疗或放疗剂量以便更多地杀灭癌细胞,来提高治疗效果。⑥、多重基因治疗方法,试图采用两种或两种以上基因治疗方法相结合,可获得累积效应和协同作用,比采用单一基因治疗为佳。以上均为对于癌细胞和肿瘤病灶进行细胞级、分子级的微观调控手段,均为脱离人体自组织功能对人体自身的宏观调控作用,直接取代人体功能的越俎代庖般的医学方法。上述6种方法都遇到了程度不同的难题,甚至是难以解决的难题这一点且不论,即便都找到了解决难题的方法,基因疗法用于治疗癌症,也绝不会是解决复杂问题的最简便、成本最低的方法,很可能如上世纪的美国澳星通讯一样,技术先进但不适宜推广普及,因为成本过高,且不便于使用。上世纪九十年代有科学家估计,2020年基因疗法有可能走向临床应用的大舞台,为人类健康事业作出重要贡献。但基因疗法面对一系列难以解决的问题始终步履维艰。又有科学家估计,需要到21世纪晚些时候,恐怕至少要到2080年以后,基因疗法应用于临床才有可能。总之,望梅不能解渴,对基因疗法寄希望越大,可能失望也会越大。

 

 

 

现有技术中医药治疗癌症有如下公认的五项根本大法:一是清热解毒;二是活血化淤;三是软坚散结;四是以毒攻毒;五是益气养阴。上海的于尔辛教授首开健脾理气法治疗肝癌的先河,在治疗肝癌方面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但由于仅仅涉及到癌症本质病因的一部分,虽然收到了显著提高肝癌治疗的有效率和存活期,但治愈率还远不尽人意。还有王振国的抗癌冲击疗法,王振国主编的《肿瘤防治与康复》一书,在回答“王振国牌系列抗癌药物是否可以代替手术和放疗化疗”问题时,书中直言不讳地说:“不可以,……这些疗法虽然都有各自的缺陷,但仍是目前治疗肿瘤的主要手段”(《肿瘤防治与康复》第88-89页)。可见,王振国自知难以超越手术、放疗、化疗的疗效,因而自我从属于对抗医学“抗癌三大法宝”,甘当辅助治疗的配角。

 

由于上述五项根本大法,于尔辛的健脾脾理气法,王振国的冲击疗法,均未完全抓住甚至完全没有抓住癌症的本质症结(即人体自身抗癌机能长期慢性迁延性处于低功能状态),现有技术中医药治疗癌症同样没有实质意义上的突破也就顺利成章了。

 

 

 

我们认为,对于癌症这一医学难题,长期拿不出较好的、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一定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论上存在严重偏差,即没有认清问题的本质原因,没有找到真正的症结所在,因而错误地选择了主攻方向,导致解决问题的方法在整体上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因此,无论是现有技术的现代医学即西医的对抗疗法,还是现有技术的中医药的治癌“五项根本大法”等,均难以担当战胜癌症的重任。尽管西医的有识之士也把战胜癌症的厚望寄托于中医药,殊不知在治癌方法上,中医药也同样存在走出方法论误区的问题。能否打胜仗,在将而不在兵;能否解决医学难题,在医而不在药。

 

包括癌症在内的众多世界级医学难题迟迟得不到突破性的进展,究其原因,主要是医学的核心理论和医学研究基本方法论方面存在着方向性的错误。主流医学核心理论——即对抗医学理论中,唯心论横行,形而上学猖獗,而且已经和正在用其世界观和方法论改造着其余医学,中医药学也深受对抗医学理论其害,也是重灾户,用对抗医学理论指导组方用药,使很多中医和中药科研人员迷失了正确的方向,这是近代中医科学发展极度缓慢的根本原因。医学科学陷入理论误区,犯了方法论的错误,犯了方向性的错误,这是阻碍医学科学发展的最大瓶颈,是医学难题长期得不到满意解决的终极原因,是整个医学科学在诸多领域止步不前或发展缓慢的根本原因。医学科学的发展呼唤着基本理论的革命性变革,舍此不能走出方法论的误区,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突飞猛进。

 

 

 

发明内容

 

本发明的任务在于提供一种治疗癌症的新理论、新方法及其指导下的立法、组方、用药的中药制剂,提供一种自然和谐疗法癌症问题解决方案,此方案可以不用手术、放疗、化疗、生物疗法、基因疗法,单纯使用中医药进行治疗,却能实现比现有技术更高的疗效。本发明的目的是这样实现的:依据自然和谐医学的核心理论和基本方法,创立了癌症从肾脾论治的全新理论,并以理统法,以法统方,以方统药,设计了针对所有癌症共性的通用外治基本方。

 

基本方由以下配伍组成:

 

 附子、肉桂、干姜、胡椒、蜂胶、珍珠、甘遂、西红花、牛黄、麝香、蟾酥

 

 以上是针对各种癌症共性的通用处方。各种具体癌症,须根据各自不同特点设计成不同的添加处方制剂,与通用基本方一同使用,方能实现最佳的疗效。各种具体癌症的添加处方另案申请,在本申请案中不再阐述。

 

为了帮助理解本发明的新方法,在阐述发明内容时,不得不稍费笔墨,对作为本发明基石的新理论思路,进行尽可能详尽一点的叙述。但限于篇幅,也只能简述要领,欲详细探讨,可向本发明人索要专著。

 

中医学的主流,从始至终都是理论医学,从始至终都是自然和谐医学模式,即自然和谐理论医学模式。这种医学模式,强调尊重人的自然属性的极端重要性,强调保护人体的自然机能的极端重要性,强调人体自然抗病机能在防病愈病中的极端重要地位。

 

中医学一贯强调“理、法、方、药”的原则,强调“以理统法,以法统方,以方统药”。本发明的核心技术内容在于,首先创立了由“七项基本原则”和“七项基本方法”构筑成的“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自然和谐医学方法论。然后在全新的方法论平台上,建立起一个深植于传统中医学沃土之中的新理论和新学说,这一新理论、新学说即是:“‘奇纲辩证’与‘八纲辨证’相结合,奇纲统领八纲 ‘肾脾论治’与‘辨证论治’相结合,肾脾为纲论治”。这一新理论和新学说即是“自然和谐医学”的核心理论和基本方法。

 

自然和谐医学理论的方法论是“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作为“自然和谐医学”的理论基石的“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是按照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三论合一”的线索,在总结传统中医学方法论的基础上归纳整理出来的“生命科学方法论”。

 

 

 

   “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七项基本原则要点是:

 

1、在天人合一的人体生命系统中,强调整体系统的自然属性的至高无上地位,强调尊重人的自然属性的极端重要性。

 

人的自然属性,充分体现在人体生命系统的自组织性功能。人为的医学方法,决不允许以减低自然系统的自组织功能为代价。

 

人体生命自然系统,作为开放性耗散结构系统,其自身具有完备的自组织、自学习、自调节、自控制、自适应、自纠错、自修复、自复制等自然功能;这些天然具备、自然固有的功能属性,即人的自然属性。人的生命活动,完全依靠这些自然属性适应环境,依靠这些自然属性不断地自我优化系统、维系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依靠这些自然属性世代繁衍,生生不息。理性的医学方法必须尊重人的这些自然功能属性,即便把她奉若神明也不为过。应当如履薄冰般地保护她,唯恐因无知的医学方法而损伤她;应该如临深渊般地呵护她,唯恐因损伤她而破坏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应该诚惶诚恐地捍卫她,唯恐因未能恪尽职守而使她遭遇功能减低的不测。尊重自然系统的自然属性,即是尊重自然规律,忽略了自然系统的自然属性,即是忽略自然规律,忽略了自然规律就往往干些违背自然规律的蠢事,违背自然规律的蠢事直接导致人为破坏自然系统的自然和谐。

 

就生命科学对于微观生命奥秘的目前了解水平而论,本来就只有远不到半桶水,如果偏要自认为已经可以淌得很了,甚至足以对人的自然属性取而代之了,则势必导致人为地亵渎人的自然属性;而任何亵渎生命自然属性的医学方法,都势必程度不同地破坏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破坏生命活动自然和谐的医学方法则违反了医学科学的根本宗旨,因而都在必须逐步淘汰之列。对抗医学理论和对抗医学方法指导下的“抗癌三大法宝”(手术、放疗、化疗)就是这样的医学理论和医学方法。

 

现代医学在诸多微观领域取得了骄人的业绩,然而在诸多医学难题面前却长期难以获得实质性的突破,究其原因不能不检讨方法论方面所存在的问题。生命的主旋律是自然和谐而不是人为的对抗,以维护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为己任的医学主流方法,当然也应该是自然和谐的方法,而绝非以人为对抗为主要方法,更不能把对抗作为为唯一方法。

 

传统中医学在近代和现代发展缓慢,面对诸多医学难题,同样拿不出完整的理论和方法指导下的令人满意的问题解决方案,在诸多医学难题的破解中,往往只能从属于对抗医学方法做辅助治疗,究其原因,不能不检讨广大中医科学工作者对于对抗医学方法论的盲目崇拜和自我从属,中医学若想在诸多世界级医学难题面前有所发现、有所作为、有所前进,若想摘取诸多医学王冠上的璀璨明珠,不能不检讨一切自我从属于对抗医学方法的所作所为,不能不把被颠倒了的科学方法在重新颠倒过来。本发明及系列医学难题解决方案的系列发明的理论和实践,都是如上所述“重新颠倒过来”的尝试。

 

 

 

2、在整体生命系统的诸多子系统中,在子系统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影响的关系中,强调核心关系体系的极端重要性。

 

人体系统的自组织自调控功能,全部为中医肾脾系统功能所囊括,肾脾系统即为生命活动的核心关系体系。人为的医学方法,决不允许动摇肾脾系统的绝对权威。

 

整体生命系统由诸多子系统所组成,诸多子系统之间,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依存又相互制约的有机整体。各子系统各自具有自己的功能属性,并各司其职地发挥着各自在整体系统中的作用,因此也确立了各自在整体系统中的地位。在诸多子系统中,肾脾两大系统处于对整个生命活动进行宏观调控的核心关系地位。肾脾系统的长期、慢性、迁延性功能减低,是癌细胞肆虐形成肿瘤病灶,并进而危及整个生命系统的本质原因,肾脾功能减低是因,癌细胞泛滥是果,改变肾脾低功能状态是治本,重挫癌细胞和肿瘤病灶是治标,标本同治重在治本,迅速改变肾脾系统的低功能状态的成败,是能否对癌症战而胜之的关键,具有极端重要的意义。由于肾脾系统在整体系统中核心地位的极端重要性,决定了保护肾脾自然功能的极端重要性。对肾脾功能是否有害,将成为对于任何一种医学方法的一票否决或肯定的权威标准,凡是对肾脾系统具有负面影响的医学方法或方案,都在必须逐步摈弃之列。

 

对抗医学在理论上不但往往忽略了各生命子系统间的万有联系,不懂得正是系统中相互联系中的不和谐因素导致了整体生命系统的不和谐状态(世界级医学难题疾病均属整体生命系统的不和谐状态),更不懂得作为整个生命系统中的核心关系体系的极端重要意义,否则就不会致核心关系的利益于不顾,把显著减低肾脾两大系统功能的手术、放疗、化疗长期奉为“抗癌三大法宝”。本发明和系列自然和谐疗法癌症解决方案的出台,将敲响“三大法宝”的丧钟,将为“三大法宝”掘墓,埋葬“三大法宝”已经为其不远了。

 

 

 

3、在对于人体生命信息控制系统的调控中,强调整体宏观调控的极端重要性。

 

中医肾脾负责对人体系统进行宏观调控,在整体系统中处于核心关系地位。人为的医学方法,决不允许以损害肾脾系统的宏观调控功能为代价。

 

但凡系统,均有一个核心,比如太阳系系统是以太阳为核心,太阳系在所有太阳系天体成员相互关系中,处于核心地位,负责对整个太阳系系统进行宏观调控,没有太阳的宏观调控作用,整个太阳系就会土崩瓦解不复存在。太阳的核心关系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其宏观调控地位也同样是不容置疑的。

 

人体作为信息控制系统之自然系统,也是一个小太阳系,能够胜任对小太阳系进行宏观调控重任的非肾脾系统莫属。人体巨系统自主调节功能的全部方式:1、神经调节,2、体液调节,3、自身调节,4、免疫调节;这些非线性的双向复合调节,即是对人体系统的宏观调控,这种宏观调控功能均为中医肾脾系统功能所囊括,没有这种宏观调控生命就会停止,人体小太阳系就会立刻土崩瓦解不复存在。肾脾系统的核心关系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其宏观调控地位也同样是不容置疑的。

 

肾脾系统对于人体的宏观调控地位的极端重要性,决定了保护肾脾功能对于保护生命 的极端重要性。因此,真正负责任的每一个生命科学工作者,都应该以生命卫士的神圣名义,重新审查人类迄今为止所创立的全部生命科学理论和方法,以保护肾脾的极端重要性为标准,决定对任何理论和方法的弃还是取。凡是严重损害肾脾功能,威胁减低肾脾功能,动摇肾脾宏观调控地位的医学理论、医学方法都在必须逐步摈弃之列,用保护捍卫肾脾功能即宏观调控地位的医学理论和医学方法取而代之。对抗医学理论和对抗癌细胞、肿瘤病灶的方法,同时也对抗肾脾功能,威胁肾脾宏观调控地位,作为对抗疗法的所谓抗癌三大法宝:“手术、放疗、化疗”,在攻击癌细胞和肿瘤病灶的同时,也把攻击的锋芒所向,直接指向肾脾,显著地进一步减低肾脾的宏观调控能力,剥夺肾脾宏观调控的权利,这是三大法宝的攻势中和攻势后,癌细胞能够疯狂反扑死灰复燃的根本原因。对此,医学应当首先反思,然后尽快寻找一种新的理论和方法,寻找一种不再亲者痛仇者快的方法。本发明出台的“自然和谐疗法癌症问题解决方案”,就是这样一种不再亲者痛仇者快的方法。

 

 

 

4、在对于人体生命信息系统的整体宏观调控中,强调关注反映核心自然规律的生命信息和反映核心关系体系的生命信息的极端重要性。

 

反映核心自然规律的生命信息是整个生命系统的阴阳和谐,反映核心关系的生命信息是肾脾系统的阴阳和谐。人为的医学方法,决不允许干扰反映核心自然规律的生命信息,决不允许干扰核心关系体系的生命信息,决不允许施加足以破坏生命系统自然和谐的干扰信息。

 

核心自然规律(即总吸引等于总排斥)负责对于整个自然界系统进行整体宏观调控。 反映核心自然规律的生命信息,是人体生命系统的阴平阳秘的自然和谐;反映核心关系体系的生命信息,是肾脾两大系统自然功能的自然和谐。生命科学工作者必须时刻牢记这些准则,忘记了这些准则就会迷失科学研究的正确方向。

 

人体的自然属性,是通过生命信息和信使的传递,通过神经调节信息、体液调节信息,神经体液调节的复合信息,通过信息的正反馈和负反馈实现的。我们首先要密切关注反映核心自然规律的信息:即整个生命活动的整体上是否阴平阳秘;然后,要密切关注处于核心关系地位的肾脾系统的信息,是否有功能异常的信息存在;一旦发现异常信息,立即输入有益的干预信息,力求迅速使其恢复正常的自然和谐状态。微观服从宏观,局部服从整体,决不允许为了纠正微观局部的失衡,而致宏观整体的阴阳和谐于不顾;决不允许为了对抗疾病而致生命活动自然规律于不顾;决不允许因纠正某个子系统的某种功能异常,而致核心关系体系的好恶于不顾;决不允许自以为是地越俎代庖,而致人体的自然功能属性于不顾;绝不能为了攻击癌细胞和肿瘤病灶,而致肾脾的功能于不顾。

 

对抗疗法“三大法宝”在对抗癌细胞和肿瘤病灶的同时,向人体信息控制系统所输入的信息均属干扰信息,而且是足以破坏生命系统自然和谐的干扰信息;对抗疗法在对抗癌细胞和肿瘤病灶的同时,也同时对抗着生命活动的核心自然规律;这是医学科学长期在诸多医学难题面前止步不前的根本原因所在。

 

 

 

5、在生命的核心关系体系中,强调关注核心关系的最本质特征的极端重要性。

 

核心关系的最本质特征,代表了整体生命系统的最高利益。人为的医学方法,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只顾现象忽略本质,更不能做与核心关系本质特征背道而驰的蠢事。

 

如前所述,肾脾系统是整个生命系统中的核心关系体系,她们共同的本质特征是体阴用阳,艳阳遍野是有利环境,是生门;阴寒湿邪为患,则是不利环境,是死门。弄清楚这些最本质特征,并以足够的注意力密切关注之,对于我们确立治疗法则、进行组方用药具有极端重要意义;他可以告诉我们:癌肿发热实证是现象,脾虚肾虚才是本质,因此“甘温除大热”之法才切中癌肿发热的本质规律;清热解毒大队寒凉之品不可滥用,须在足够的温补肾脾元阳的辛热之品钳控下有限度使用。总之,趋利避害首先都必须从整体着眼,从宏观着眼,从大处着眼;不能为了趋小利而受大害,不能为了避小害而失大利,而应该谋求趋利避害的同步最大化。

 

 

 

6、在生命系统的“器官构造系统”和“信息控制系统”的关系中,强调信息控制系统的极端重要性;坚持“信息控制系统”问题优先,“组织器官系统”问题优后原则。

 

中医脏象学是研究人体信息控制系统功能关系的学说,中医方法论是站在“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三论合一”,即“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高度,解决生命科学问题。中医脏象学的脏腑概念,均为信息控制系统概念,均为无形之功能系统概念,决不能把解剖学的人体器官构造之有形系统与中医脏象学的信息控制系统之无形功能系统混为一谈。

 

人的自然生命系统首先是信息控制系统,中医藏象学实质上是把人体作为信息控制系统来研究,因为中医脏象学所关注的从来都是脏腑系统的功能和关系,而决非其有形器官形体和构造。只是到了清代晚期,王清任写了一部《医林改错》,试图把藏相学所关注的焦点引向脏腑器官的形体和构造,结果对于中医脏象学来说是越改越错。把有形的器官和无形的信息控制系统完全混为一谈,其结果只能是断送整个中医理论体系。

 

人体的器官构造系统是有形的,而人体的信息控制系统则是无形的,正像计算机的硬件系统是有形的而软件系统是无形的一样。人体的信息控制系统支配和控制着器官构造系统,正像计算机的软件系统支配和控制着硬件系统一样。医学科学通过影响人体信息控制系统实现对于整个人体系统的宏观调控,正像人通过计算机软件系统操控整个计算机系统一样。但人体系统绝不等同于计算机,人体系统与计算机系统的本质区别在于:人体系统是具有完全意义的自组织机能的自然系统,计算机则只是具有有限自组织机能的人造系统;如果把人体视为机器,用机械论的观点看待人的生命活体,并武断地用修复机器的方法修复人体,则亵渎了人体的自然属性,便误入了对抗疗法和替代人体功能的歧途。

 

中医脏象学所指的五脏,均为无形的信息控制系统。中医藏象学,是研究信息控制系统中各子系统相互间关系的学说。如前所述,肾脾两系统处于宏观调控的核心地位,其余子系统则在肾脾系统的神经调节、体液调节、神经体液复合调节的调控之下各司其职;无形的功能系统支配和调节着由各种器官组成的有形的物质构造系统;无形系统通过信息控制着有形系统,有形器官构造系统则受控于无形系统;只有站在无形功能系统信息调控作用的高度,才能真正解释微观构造的瞬息万变,正常的生理变化也好,不正常的病理改变也罢,追根溯源都是无形的信息控制系统之功能变化的结果而已。医学科学的任务则在于:通过对于生命信息控制系统的有益干预,帮助人体逆转病理改变,恢复生理活动的自然和谐状态。因此,医学的方法是否科学,以是否有利于实现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为标准,以能否实现趋利避害的同步最大化为尺度,以能否优先保护人体信息控制系统的安全为依据。

 

中国有句充满哲理的著名诗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引申其含义,在次一级宏观高度看不清的问题,只有上升到高一级的宏观层次才能看得更清楚,坐井观天看不清的天空全貌,只有跃升到井口之上才能看得清楚。如前所述,中医方法论是站在宏观自然规律的高度,站在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三论合一的高度,即“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高度,观察、分析和解决生命科学问题,视野之开阔是不言而喻的。相反,如果对支配有形物质系统排列组合性状的“秩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对作为流通的秩序即信息的功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在井底观不清天的全貌就钻到井水下面的泥土里,钻到泥土中更看不清楚就想尽办法钻进构成泥土的分子、原子、基本粒子乃至夸克,以为进入井底的微观层次越深,观察的方法就越科学,才对井口上面的天空全貌观察的越清楚;殊不知即便进入了夸克系统,夸克系统所遵循的依然是“总吸引等于总排斥”的宏观规律总秩序。不识宏观真面目,只缘身陷微观中,层层迷雾遮慧眼,整体面貌难看清。唯有更上一层楼,站到更高的宏观层次才能解决问题。只钻系统的微观物质构造的牛角尖,永远是坐井观天,只有跃升到信息控制系统三论合一的高度,才不会把生命信息控制系统和人体器官组织构造系统混为一谈,才能真正弄清人体生命系统的全貌,才能提纲挈领地解决生命科学难题。

 

我们绝不反对探索人体器官组织构造系统的微观的奥秘,相反我们十分尊敬众多从事微观奥秘探索的科学工作者,他们更多情况下是默默无闻地付出了十分艰辛的劳动,得到丰厚回报的往往只是极少数幸运儿,他们往往只是用不该怎么做的错误提醒后来人免于重蹈覆辙,用前车之鉴的教训告诉后来者此路不通,他们是真正的自我牺牲者,迄今人类的无数发明,都来自于探索跋涉迷途中的偶然发现。我们只反对忽视宏观自然规律的指导作用的微观探索方法,因为只有站在宏观自然规律的高度,在宏观规律的指导下研究微观,才能避免大海捞针的盲目性,才能提纲挈领地高效率解决微观问题。否则,往往会误入迷途、乱飞乱撞、如坠烟海、不得要领,往往会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人体系统的信息控制系统及其功能,是活体生命的极端重要的标志;失去了信息控制系统功能的人体只能称之为尸体,把功能系统和组织器官系统混为一谈,就往往把活人和死尸混为一谈。医学科学要想解决诸多医学难题,需要首先真正解决好这样一些简单的问题:即活人与死尸有何区别?活人与死尸孰轻孰重?活人为什么会变成死尸?如何才能避免使活人过早地变成死尸?我们的答案是:活人与死尸的区别在于有无信息控制系统及其功能存在!活人自身的自组织自调控的功能,对于人活着具有极端的重要意义,而失去了信息控制系统及其功能后,变成了死尸的组织器官构造系统没有丝毫意义!活人变成死尸是因为人体信息控制系统的功能逐步递减为零?避免使活人过早地变成死尸的最好办法是尊重、保护、生命活体的自组织、自调控的自然机能!应该以此来衡量“抗癌三大法宝”及其所依据的对抗医学理论。  

 

 

 

7、在生命系统的宏观规律和微观规律的关系中,强调宏观自然规律指导微观体验的极端重要性。

 

“阴阳五行学说”是研究人与自然宏观规律的学说。“阴阳和谐”是“总吸引等于总排斥规律”所实现的“自然和谐”;“五行”即万事万物所遵循的“发生、发展、成熟、衰落、消亡”的五种运动发展形态,五种形态之间相生、相克、相乘、相侮的相互联系和相互影响,则是万事万物发展变化的真正动力。“阴阳五行”所把握的是自然界最大的宏观规律,是一切科学理论及发展的总纲。决不能把宏观科学规律与封建迷信混为一谈;决不能本末倒置地把微观体验置于宏观科学规律之上;决不能偏离宏观科学规律所指引的正确科学发展方向。

 

如前所述,宏观自然规律支配着万事万物的发展变化,人体作为不断发展变化的生命活体,其发展变化的规律即生命活动的自然规律,必然为宏观自然规律所支配。吸引和排斥规律不但支配着整个自然系统的发展和变化,不但支配着整个宏观人体系统,而且支配着作为人体微观系统的每一个细胞;他们都遵循着“发生——发展——成熟——衰弱——消亡”规律变化着,这就是中医“阴阳五行”说阐述的“木(发生)、火(发展)、土(成熟)、金(衰弱)、水(消亡)”这五种发展变化形态。人体整体生命系统的活动(即发展变化)是吸引和排斥的宏观规律在起作用,人体各子系统及相互间的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活动依然是吸引和排斥规律在起作用,于是在子系统的相互联系和相互影响的关系中又形成了五种发展变化原因的形态:即相互间的“相生——相克——相乘——相侮及寓于其中的“和谐”,是“相生、相克、相乘、相侮”的动态,维系着生命自然和谐的动态平衡。中医脏象学的“五行配五脏”,就是以人体各子系统的不同功能属性,分别把相应子系统归属于适合的五行之一,然后从动态中进一步研究各子系统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变化规律,目的是从整体动态中把握生命活动自然存在的、而不是人为臆造的规律,然后运用这些规律,帮助人体实现趋利避害的同步最大化。 中医“阴阳五行”所把握的是生命活动的总纲,是生命科学的总纲,“肾脾论治”的整体宏观调控核心理论,则进一步把握总纲中的核心关系,使中医方法再跃升到更高一级的宏观层次。于是,更上一层楼的结果,使我们一穷千里目的欲望变成了现实,使我们能够透过种种医学理论迷雾的遮掩,发现了包括癌症在内数百种疾病的共同发病规律:即处于生命整体的核心关系地位的肾脾系统出了问题,其功能长期、慢性、迁延性、进行性减低,导致宏观调控部分实权。于是数百种疾病的共性治疗规律也就应运而生:即帮助人体改变肾脾的低功能状态,使人体自身自组织、自调控的自然功能恢复正常状态。

 

如上所述,中医“阴阳五行学说”早已蕴含“吸引排斥规律”,蕴含“发生、发展、成熟、衰弱、消亡”这“五种发展形态规律”,比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的同类阐述,至少提前了几十个世纪。“五行学说”所阐述的各子系统间的相生、相克、相乘、相侮,通过相互生克制化实现生命系统动态和谐的学说,比起舶来品的辩证法的“普遍联系规律”不知要深刻多少倍。五行配五脏,则把人体自然生命系统从系统论的层面深入到信息论和控制论的层面,在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三论合一的层面上解决生命科学问题。中医藏象学所研究的是脏腑功能,功能系统应该属于无形的信息控制系统。通过输入“四气五味”等干预信息,调节各信息子系统的生克制化关系,实现重建生命系统和谐目标,把自然信息(四气五味均属自然信息)输入自然系统,用自然信息对人体自然系统实施有益的干预,帮助人体自然系统重新恢复自然和谐状态,这些无疑是“三论合一”的典范。但在自信心先天不足的那部分国人眼里,“阴阳五行学说”却成了比舶来品逊色得多的“朴素辨证法”。更有甚者,在那些民族虚无主义者和“狭隘科学主义者”眼里,“阴阳五行学说”则被打入封建迷信的冷宫。这只能说明其幼稚和无知。

 

“狭隘科学主义者”只是感觉到了“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不但没有理解她,反而曲解了她。只有当他们真正理解了她,才会深刻地重新感觉她,然而,突破源之笛卡尔的单因素思维定式需要时间;一旦人们真正理解了“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的真谛,并在总结的基础上发展她,必不可免地“要影响整个现代科学技术,要引起科学革命”(——钱学森)。

 

“民族虚无主义者”没有把“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所代表的方法论之瑰宝视为奇珍,反而自我从属于舶来的方法论,自我从属尽管不那么深刻但毕竟是科学的舶来辩证法也罢,却偏偏要从属于与辩证法格格不入的笛卡尔的“单项因果决定论”,偏要从属“狭隘科学主义”的对抗医学方法论,这就是中医学空有先进方法论,却同样面对诸多医学难题束手无策的终极原因所在。

 

 

 

“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七项基本原则”中,强调整体系统的自然

 

属性的至高无上地位,强调尊重人的自然属性的极端重要性,是对系统论原则最重要的补充,因为只有尊重自然规律的学说才是真科学,藐视甚至蔑视自然规律才是伪科学,伪科学行为必然遭到自然规律的惩罚,伪科学横行时,优化系统的行为往往事与愿违。

 

其次,常规系统论的主要原则是:“整体性原则、结构功能原则、目的性原则、最优化原则。”常规控制论认为“负反馈是控制论的核心问题”,控制论的目的在于通过控制方法、信息方法、反馈方法、功能模拟方法和黑箱方法等优化系统整体功能。信息论则侧重研究信息的产生、获取、变换、传输、存贮、处理识别及利用。上述“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七项基本原则”,就系统论而言:“七项基本原则”指出了“系统论整体性原则”中的核心关系体系的极端重要性,指出了“结构功能原则”中核心关系体系功能的极端重要性,指出了“目的性原则”中核心关系体系对于实现控制目标的极端重要性,指出了“最优化原则”中优先优化核心关系体系的极端重要性;就控制论而言:“七项基本原则”指出了整体宏观调控的极端重要性,确立了核心关系体系在宏观调控中的重要地位,和维护核心关系体系宏观调控地位的极端重要性;就信息论而言,“七项基本原则”强调反映核心自然规律的信息和反映核心关系体系的生命信息的极端重要性。“七项基本原则”为系统科学所补充的这些重要原则,归结起来就是对于整体宏观的优先处理原则与对于局部微观的优后处理原则相统一的原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无为而治”的原则。这些原则告诉科学工作者们,当我们处理科学研究中任何纷纭复杂的问题时,都必须首先确定正确的方向,首先把要牢牢地握整体、全局、宏观利益,然后在整体、全局、宏观利益指导下处理部分、局部、微观问题,才能一事当前首先提纲挈领,可以避免大海捞针、不得要领、人为复杂化、因而使研究工作如坠烟海,有利于在有限条件下求得最佳解题方法。

 

 

 

 “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七项基本方法是:

 

1、把维护人的自然属性,作为先于一切的首要任务;把保护人体自然抗病机能,恢复生命系统的自然和谐,作为生命系统的总体优化解决方案之一。

 

人体自然抗病机能,有时因某种已知或未知原因暂时处于弱势;此时若采用人为的方法直接取而代之,此举应属于拔苗助长;例如直接用免疫增强剂的治疗自身免疫功能减低的方法。用免疫增强剂治疗癌症,并没有解决肾脾功能处于低迷状态的问题,并未提高肾脾本身抑制清除癌细胞的自然能力,免疫增强剂对于肾脾来说只是越俎代庖,故为拔苗助长之举。

 

“人体自然抗病机能”与现代医学的“自身免疫功能”不能同日而语。现代医学中没有“正气虚”的概念,只要免疫细胞计数达到正常指标就认为自身免疫功能正常,至于免疫细胞是否处于低功能状态就不与理睬了,因此临床上时有免疫细胞计数正常、肿瘤却依旧复发和转移的现象发生。中医学的“正气虚”概念首先是肾气、脾气、还有生肾水之金的肺气,肾气虚、脾气虚、肺气虚,则正气必虚;正气虚是邪之所凑的根本原因,免疫细胞计数正常也必处于无力御敌的低功能状态,空有“百万雄师”偏偏统帅统摄实权,指挥不利,人体自然抗病能力岂不弱哉?此时,用透支的方法(免疫增强剂疗法)增加免疫细胞计数搞数量游戏;不如迅速改变肾脾的正气虚所致的低功能状态,进而改变免疫细胞的低功能状态作质量文章。

 

本发明的癌症问题解决方案,即是如上所述的顺应生命自然规律的自然和谐方法。人体变异细胞(癌细胞即是变异细胞的一种)异常增生泛滥成灾,形成肿瘤病灶,最终危及生命,均为人体的自组织、自学习、自调节、自控制、自纠错、自修复等自然属性方面出了问题,找到出问题的症结所在,并找到使症结迎刃而解的办法,无疑是最好的问题解决方案。本发明以“温补肾脾元阳,权衡适度护阴,其余随症证而治”作为基本抗癌方略总的治疗法则,旨在迅速恢复并保护人体自然抗病机能,肾脾的宏观调控地位巩固了,人体自组织、自调节等自然属性恢复自然和谐了,余下的问题本来是人体自然抗病机能自己的事,何须医学越俎代庖?对抗替代疗法的越俎代庖花费巨额代价效果难尽人意,因为对抗疗法还需要人体付出比巨额经济代价更加惨重的生命力代价,这就是使作为生命系统的核心关系体系的肾脾功能雪上加霜,使本已处于低功能状态的肾脾进一步减低;手术、放疗、化疗均严重挫伤肾脾功能,严重减低人体自身抗病机能,三分之一以上的癌症患者死于“三大法宝”的过度治疗,死于因此而蜂起的真菌感染、霉菌感染等条件或机会感染;难道一句“已经尽力了”,就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成为错误医疗方法的遁词吗?

 

维护人的自然属性,保护人体自然抗病机能,恢复生命系统的自然和谐,这无疑是对人体生命系统进行优化的最佳方案,这一真正人性化的医疗方法或方案,必不可免地要摈弃对抗疗法的“三大法宝”,因为“三大法宝”与“自然和谐”不能两立,有“三大法宝”的地方不可能有生命的自然和谐。

 

 

 

2、把维护生命系统的核心关系体系的绝对权威做为系统的总体优化解决方案之二。

 

人的自然属性主要集中体现在肾脾系统的自然功能方面,非肾脾系统莫属能肩负如此重任,肾脾系统作为核心关系体系的绝对权威是自然形成的。维护肾脾系统的绝对权威,是遵循自然规律办事,维护肾脾对生命活动进行宏观调控的能力,才能保持或重建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

 

本发明的技术方案的全部任务,就是尽全力维护肾脾两大核心关系体系的绝对权威。本发明立法、组方、用药基本出发点,都是维护肾脾两大系统的绝对权威。抑制癌细胞增生也好,缩小或消除肿瘤病灶也罢,控制复发转移等全部抗癌任务,均通过维护肾脾两大系统的绝对权威来实现,因为只有肾脾的绝对权威得到恢复,其宏观调控的权力得到恢复,才能回天有术,重建生命的自然和谐稳态。

 

对抗疗法的“抗癌三大法宝”,在攻击对抗癌细胞的同时,还直接把矛头对准肾脾两大功能系统,动摇肾脾对人体宏观调控的核心关系地位,往往在未彻底消灭癌细胞和肿瘤病灶之先,早已致人死于非命,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癌症患者死于对抗疗法本身,按照如前所述的一票否决和末位淘汰制,抗癌“三大法宝”均属必须摈弃之列,用更加卓有成效的、更加安全的、对人体有益无害的自然和谐疗法取而代之。

 

 

 

3、把优先关注和处理反映生命活动的核心自然规律,优先关注生命自然系统中的核心关系体系的生命信息,做为系统的总体优化解决方案之三。

 

生命活动的核心自然规律是阴阳平衡,对于总体阴阳信息的关注和处理,是最高级别的宏观调控。肾脾系统处于核心关系地位,总体阴阳信息虚实交织时,应优先关注和处理核心关系体系肾脾的信息干预问题。癌症属于至阴、至寒、至湿之邪,寒湿与肾脾功能不能两立;虽然寒极能局部化热,湿极也能局部化燥;然而,寒湿为癌之本,热燥为癌之标,有限度地滋阴润燥时,切不可误投大队寒凉之品助纣为虐,寒凉之品须在温热之品的监控之下有限度地使用,清热解毒之寒凉亦然。对于癌肿发热,也不能轻投大队寒凉之品,不能套用西医抗炎退热的对抗疗法,对于本虚标实,上实中虚之证,应该优选甘温除大热之热因热用之法,人体自然抗炎机能恢复了,何须抗炎退热寒凉之品越俎代庖?若只知热者寒之,实则为真寒假热之象蒙蔽,虽有一时退热之功,却令核心关系受累而雪上加霜,此举亦属为虎作伥。

 

至阴、至寒、至湿之邪,对于肾脾来说是死门;对于癌细胞和肿瘤病灶来说,则为生门;这一规律属于生命活动的核心自然规律,是生命系统核心关系体系的本质自然规律,反映这一规律变化尺度的信息,即是我们应该密切关注和优先处理的、极端重要的生命信息,恰到好处地输入相反的信息逆而转之,由此产生的有益效果本身,无疑是对于生命系统的较好的总体优化方案之一。

 

 

 

4、通过对于核心关系体系的信息干预,实现对于整个生命活动的宏观调控,做为系统的总体优化解决方案之四。

 

中医用药依靠“四气五味”、“升降沉浮”等信息干预,达到“损有余,益不足”,实现“阴平阳秘”、“自然和谐”的控制目标。首先针对核心关系体系肾脾系统进行信息干预,进而通过肾脾的核心关系作用实现对于整个生命活动的宏观调控,无疑是对于生命系统的最好的总体优化方案之一。

 

本发明通过经络穴位透皮给药的外治方略,是以穴位为“四气五味”等信息的信息通道入口,以经络为信息高速公路,输入对核心关系体系的有益干预信息,或虚则补之,或实则泻之,或热因热用,或因势利导,或釜底抽薪,均为通过对于肾脾系统的信息干预,实现对于整个生命活动的宏观调控之举措。口服食疗给药,则以消化道为信息通道,选择药食兼用、可以久用的上品,实施对于核心关系的辅助信息干预,与外治方略同气相求,异曲同工,却避开了下品药物对于肝肾脾胃的副面效应,此举应属趋利避害的同步最大化。

 

 

 

5、在对核心关系体系的信息干预中,优先处理对于核心关系最本质特征的信息干预,做为系统的总体优化解决方案之五。

 

如前所述,“至阴、至寒、至湿之邪,对于肾脾来说是死门;对于癌细胞和肿瘤病灶来说,则为生门”。因为作为核心关系的肾脾系统,最本质的特征均为体阴用阳;对核心关系最本质的特征实施信息干预,就是要阴者阳之,寒者温之,湿者渗之。营造艳阳遍野的内环境,生命才充满勃勃生机;阴霾与寒霜为之一扫,为寒湿所困之肾脾才能重掌帅印。此即为同时打开肾脾之生门,关闭肾脾之死门;打开癌细胞之死门,关闭癌细胞之生门之举,是四效合一的上策之举。四效合一目的当然只有一个,即营造对肾脾有利而对癌细胞不利的人体内环境,彻底铲除癌细胞赖以滋生、泛滥成灾的土壤。

 

对抗疗法的三大法宝在为癌细胞关闭生门打开死门的同时,也将肾脾逐步逼入死门,而迫使肾脾逐步远离生门。因为三大法宝只攻击癌细胞,不改变滋生癌细胞的环境,而且三大法宝的攻击也使肾脾深受其害,如同屋漏又遭连夜雨、雪上又加一层霜。三大法宝攻击一旦停止,那些因具有耐药性而尚存的癌细胞继续疯狂复制,肿瘤便随之复发、转移,肾脾原本虚弱之体,又被三大法宝攻击的遍体鳞伤,靠自身之力重新恢复、重掌帅印则步履维艰。这就是为什么对于癌细胞具有毁灭性攻击能力的三大法宝,却很难治愈癌症的终极原因。

 

优先处理对于核心关系最本质特征的干预,是一切问题解决方案中的最简便的、最省力的、成本最低的、奏效最快的最基本的方法。作为核心关系体系的肾脾系统,最本质的特征是唯恐阴、寒、湿邪为患。当阴霾笼罩四野,脾肾长期为寒湿所困,功能长期处于调控实权的弱势状态时,输入能够使肾脾沐浴于艳阳遍野之中的信息,优先关注这些核心关系最本质的信息变幻,及时进行针对核心关系的最本质特征,进行最敏感的信息干预,往往是紧急关头力挽狂澜的上策之举,每每收到起死回生的显著功效。癌细胞异常增生也好,肿瘤病灶肆无忌惮也罢,均为肾脾长期为寒湿所困调控实权所至,对于核心关系最本质特征的干预,营造了使肾脾恢复勃勃生机的内环境,主帅重掌生杀大权,则恢复生命自然和谐指日可待,余下的问题可由肾脾自己去运筹帷幄,何须医学越俎代庖?此亦为自然和谐疗法治癌方略的奥妙所在。

 

 

 

6、把坚持“信息控制系统”问题优先,“组织器官系统”问题优后原则,作为系统的总体优化方案之六。

 

奇纲证候群的数百种慢性疾病根源均在“信息控制系统”功能异常。尽管多数疾病发展到一定阶段,均有组织器官的器质性改变,但“信息控制系统”功能改变在先,组织器官的器质性改变在后;“信息控制系统”功能改变是因,组织器官的器质性改变是果;“信息控制系统”功能改变是本,组织器官的器质性改变是标,是末。

 

因此,我们优化系统的总体方案,必须遵循“信息控制系统”问题优先,“组织器官构造系统”问题优后原则,不能把二者混为一谈,不能顾此失彼,不能主次颠倒,更不能弃本取末。

 

 

 

7、把“以肾脾为纲”和“从肾脾论治”提高到生命活动的宏观规律的高度,坚持用“奇纲辩证”指导“八纲辨证”,用“肾脾论治”指导“辨证施治”的原则,作为系统的总体优化方案之七。

 

自然和谐医学理论和医学方法与对抗医学理论和医学方法的分歧,说到底,是生命活动的宏观自然规律之客观存在与医学科学理论和方法之间,以谁为主导?以谁为第一性?谁适应谁谁服从谁的问题。

 

自然和谐医学理论和方法坚持人的自然属性第一的原则;强调人体自然属性对于生命活动进行整体宏观调控的极端重要性;强调人的自身抗病机能即正常的肾脾功能在维系健康中的极端重要性,主张通过维护肾脾系统对人体进行整体宏观调控的地位,实现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以上均属坚持客观存在为第一性的原则。从客观存在为第一性的原则出发,医学理论和方法必须以人的自然功能属性为本,一切威胁、危害人的自然功能属性的理论、方法都在摈弃之列。

 

对抗医学理论和对抗医学方法,则坚持对抗致病因子和致病因素为第一性的原则;强调攻击致病因子或微观替代人体机能单一因素的极端重要性;强调实验室体外检验抗致病因子活性的方法是唯一科学的方法,至于对抗致病因子的药物进入生命活体后,是否对机体构成威胁则退居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对抗疗法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基本都同时破坏人体的自组织机能,基本都显著降低人体肾脾系统的功能,基本都有意无意地破坏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对抗医学理论和方法所坚持的是“人定胜天”的原则,是“科学”可以凌驾于自然规律之上的原则,是“科学”可以忽略甚至藐视生命活动自然规律的理论和方法。

 

我们把“以肾脾为纲”和“从肾脾论治”提高到生命活动的宏观规律的高度,坚持用“奇纲辩证”指导“八纲辨证”,用“肾脾论治”指导“辨证施治”的原则,并把他作为系统优化的核心理论与基本医学方法,是因为:“以肾脾为纲”和“从肾脾论治”所把握的是生命科学的总纲。离开了以肾脾为核心关系的生命信息控制系统,生命都不复存在,人体的物质构造系统都成了一具僵尸,生命科学又从何说起呢?

 

“以肾脾为纲”和“从肾脾论治”所把握的是治疗癌症的总纲,也是治疗所有疾病尤其是疑难疾病总纲,牢记他可以提纲挈领、执简驭繁,忽略他则如坠烟海、大海捞针。

 

上述系统优化方案,即是制定癌症问题解决方案的总纲,又是制定所有医学难题解决方案的总纲,也是所有医学难题解决方案所必需遵循的核心理论和基本方法。对于任何一种医学难题,医学界已经和正在尝试着的多种解法,迄今为止没有一种是令人十分满意的,否则就不再被认为是难题了。一道难题可以有多种解法,最好的解题方法一定是最简便的、最省力的、成本最低的、奏效最快的方法。 按照上述“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七项基本方法,解决众多医学难题,可以比对抗医学理论的解题方法,少用数千倍的资金投入,少用几千倍科研人员的人力投入,至少快几十年的研究速度,捷足先登地摘取众多医学科学王冠上明珠。

 

上述七项基本原则和方法,是产生自然和谐医学理论的方法论的基础。这些原则和方法不是笔者凭空杜撰的,她本已是深植于中华传统文化之中的精髓,早已是散见于中医典籍中的瑰宝,笔者只是发掘、归纳、总结和整理,使之更明晰化、更系统化、更理论化了而已。上述整体系统理论的原则和方法,是现代西方的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所欠缺和望尘莫及的。现代系统科学,需要到中国传统文化、到中医方法论中去寻求智慧,才能逐步发展和完善起来。

 

 

 

为了加深对为什么肾脾处于核心关系和宏观调控地位的理解,我们有必要简要地回顾一下,如何以”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七项基本原则”为指导,确立肾脾系统核心关系和宏观调控地位的过程。

 

我们运用”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七项基本原则”为指导,重新审视传统中医学理论体系,尤其是重新审视堪称人体系统关系学的藏象学,对于传统中医藏象学的众说纷纭和莫衷一是,进行了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重新研究。将现代解剖学技术为中医所用,把含混不清的藏象学概念明晰化,并重新准确定位藏象学的脏腑概念。以功能关系为主线索,使我们重新认识了中医的肾和脾,发现并确立了肾脾两大功能关系体系的核心关系地位。为解决医学难题以肾脾为纲,从肾脾论治奠定了理论基础。

 

中医对肾脾功能调节的有效性,证明了中医藏象学对肾脾功能关系论述的正确性。以功能关系为主线索,运用医学研究的最新成果为中医研究所用,去考察藏象学所述之肾脾功能的实现需要哪些基本要素,肾脾功能关系体系的基本轮廓就昭然若揭了。

 

中医藏象学论述肾的主要生理功能时说:肾“藏精,主生长、发育与生殖,主水,主纳气,主骨生髓”。“肾生精,精生髓,髓生脑”

 

作为信息控制功能子系统的肾脏系统,要肩负起如上所述这样的重任,具备如上所述的如此诸多功能,决不是解剖学意义上的肾器官所能胜任的。为了不辱使命,藏象学的肾脏系统除了解剖学的肾脏器官的功能以外,还应包括下丘脑、脑垂体、靶腺(肾上腺皮质、肾上腺髓质、甲状腺、性腺、生长激素)系统的功能。下丘脑腺垂体的三大功能轴(下丘脑-腺垂体-甲状腺轴、下丘脑-腺垂体-肾上腺轴和下丘脑-腺垂体-性腺轴)的功能,均无可争议地为肾脏系统所统辖。作为内分泌中枢的下丘脑,同时还是自主神经系统的较高级中枢,而且囊括了交感神经中枢和副交感神经中枢的双重重任;作为初级神经反射中枢的骨髓,作为生命基本中枢的脑干延髓,他们的功能均毫无异议地汇聚在肾脏功能关系体系的旗帜之下。被称之为“奇恒之腑”的脑,与其自主神经系统相关的功能体系大部分应属于肾系统,少部分属于脾系统;自主神经系统对于所有脏腑的调节功能当然也应归属于肾系统和脾系统;“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应改为肾脾为五脏六腑之大主才对,而脑的非自主神经功能体系应属于中医藏象学的心系统,此非此文重点不再赘述。

 

上述作为初级神经反射中枢的骨髓,又同时是最重要的中枢免疫器官,是免疫细胞发生、分化、成熟的部位,免疫分子中的绝大部分则是免疫细胞的产物。中医对肾的调节,不但实现了对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的同步调节,而且实现了对于免疫细胞间、免疫细胞与神经间、免疫细胞与内分泌系统间的同步调节,使免疫器官、免疫细胞、免疫分子相互协调、相互制约、协同作战,适度而精确地完成复杂的免疫功能。对于这样复杂的、多因素的、非线性关系体系的高度协同所实现的双向免疫调节功能,一旦发生失衡,绝不是拔苗助长地补充点“免疫增强剂”或为虎作伥地使用点“免疫抑制剂”所能奏效的;而只能把握住作为核心功能关系体系的宏观本质规律进行宏观调控,即为系统自我恢复和谐营造适宜的内环境;绝不是人为地越俎代庖所能取代的。超级复杂的多维自然生命系统,在微观层次上,人类还有太多的未知远没有搞清楚,往往只是认识了结构构造,却远没有完全认清其功能关系,生命活动远不像现有生命科学视野所发现的那样简单、那样线性,企图从微观局部构造入手,驾驭整体宏观生命活动远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用想当然来调控,往往适得其反,往往容易搞错。唯有反过来用已知的、无所不在的宏观规律去驾驭微观,即便是在尚存在无数未知的情况下进行驾驭,其大方向肯定是正确的;因为未知的微观问题必然服从宏观规律,接受宏观规律的调节,服从宏观规律的控制。正像对于夸克以下的微观系统尽管我们一无所知,但吸引和排斥的宏观规律无疑正在绝对地控制着它们运行的轨迹。

 

什么是肾系统的宏观规律呢?最大的宏观就是肾系统的阴阳属性,就是“体阴用阳”,寒湿之邪是肾脾系统共同的死门(亦是众多医学难题级疾病的滋生之门),艳阳遍野是肾脾系统共同的生门(亦是众多疑难疾病的逆转之门)。肾脾系统的这些宏观自然属性,是我们遵循生命自然规律,为肾脾系统营造适宜环境的基本出发点,这是对于肾脾系统的宏观规律的整体系统论的高度概括。把这些宏观规律真正理解了,就找到了利用生命自然规律对生命活动进行的宏观调控的简单方法,从宏观规律入手,可以轻而易举地驾驭复杂的生命活动,尽管我们对微观生命现象的认识还存在无穷的未知。控制复杂系统,解决复杂问题的最好的方法一定是最简单的,这种方法绝不是面面俱到的全方位的微观控制,而是从核心关系入手的因势利导、宏观调控。我们所总结的中医方法论之”生命信息控制系统整体宏观调控论”的“七项基本原则”和“七项基本方法”,无论在理论层面还是在实践层面上来说,都是舶来品的“三论”所望尘莫及的。近现代的“三论”需要到中医方法论中去吸取智慧,才能从幼稚走向成熟,才能获得革命性的发展,才能在更广泛的科学实践领域发挥巨大作用。正如钱学森所说:“中医的理论和实践,我们真正理解了,总结了以后,要影响整个现代科学技术,要引起科学革命”。(《中医通讯》1988年)

 

综上所述,中医对肾脏系统的调节,囊括了人体巨系统自主调节功能的全部方式:1、神经调节,2、体液调节,3、自身调节,4、免疫调节;而且是非线性的双向复合调节。可见传统中医学以命门和先天之本的称谓来形容肾脏系统的重要地位毫不为过。肾脏关系系统在人体诸关系系统中处于核心关系地位,处于对生命系统进行宏观调控的主帅地位是不容置疑的。

 

 

 

传统中医藏象学论述脾的主要生理功能时说:脾具有运化、升清、统血、藏意、交通心肾等多种生理功能。

 

从中医藏象学对脾脏功能关系体的描述来看,脾系统要想集如此众多功能于一身,单靠解剖学的脾器官是远远无法胜任的。除了解剖学上的脾功能以外,藏象学的脾系统还应该包括:胃、小肠、大肠的部分功能,肝胆、胰腺的部分功能,还有整个淋巴系统的功能等。脾实质白髓部分的动脉周围淋巴鞘,是脾的胸腺依赖区,这又是中医的“脾脏系统”应包括胸腺的重要依据之一。既然最重要的淋巴器官脾和胸腺均属于中医的脾脏系统,则整个淋巴系统岂有不属于脾脏系统之理。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在传统中医藏象学对脾脏认识的基础上,做如下重要增补:即脾主免疫调节。“现代研究证明:‘四君子汤’和‘补中益气汤’,均具促进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的双重作用,还有增强内皮系统吞噬功能和增强肌体非特异免疫的作用,而上述二方均为针对脾胃气虚证侯的益气健脾名方。”这一现代研究成果,也是我们有关胸腺为脾脏系统所属和脾主免疫调节一说的佐证。“一些研究表明,脾虚时可造成自主神经功能紊乱,主要表现在交感神经功能偏低,副交感神经功能偏亢,以及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的应激能力低下。”中医临床通过脾肾综合调节治疗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的有效性,也证明了脾系统作为肾系统的副帅参与宏观调控是当之无愧的。中医对于脾脏的调节,不但对消化系统、免疫系统、自主神经系统具有直接的调节作用,不但对血液和组织液的生成、输布、回流及淋巴循环具有直接的调节作用,而且在交通心肾(即协调以心系统为代表的动物生命系统和以肾系统为代表的植物生命系统)的过程中起到枢纽作用。如果“脾脏系统”概念不包括上述功能关系体系,就无法完成中医藏象学所赋予“脾脏系统”的众多功能。现代医学切除解剖学的脾脏以后,中医学所赋予脾脏系统的功能几乎俱在的事实,也从侧面论证了中医的“脾脏系统”远不仅仅是解剖学上的脾脏本身。脾脏关系系统在人体诸关系系统中也处于核心关系地位同样是不容置疑的。

 

 

 

肾为主帅,脾为副帅,合而为一,共同构成“人体植物生命信息控制系统“的核心控制器,其余子系统,乃至器官构造系统的组织、细胞、基因均为被控对象,或受控效应器。而“非植物生命信息控制系统”的核心控制器则非中医藏象学心系统莫属,此与本发明无关,恕不赘述。

 

可见:“中医肾脾,生命枢机;肩负重任,可谓大矣。先天命门,后天根本;宏观调控,浩然正气。肾脾和谐,百病远离,肾脾失控,顽疾蜂起。若要目张,先令纲举;提纲挈领,唯有肾脾。肾脾为纲,足可称奇;复杂系统,核心关系。抗病主帅,决胜千里;正义之师,所向披靡。”

 

“肾脾论治”的核心,是运用无为而治的方法,从核心关系入手,对“奇纲证侯”实施诊治。然而,对“奇纲证侯”进行“肾脾论治”,决非一句益肾健脾那么轻松,那么简单。

 

“肾脾论治”不但有补有泻,而且往往须“补其母”、“泻其子”,有时是因肾水而治肺金,有时则须调肺金而治肾水,有时是因肾水治肝木,有时则须调肝木而治肾水,有时须培土生金,有时则须泻金救土,有时须“壮水之主,以治阳光”,有时则须“益火之源,以消阴霾”。我们强调对于“奇纲证候”从“肾脾论治”,决不等于忽视对于肾脾以外脏腑的调节,只是有主有次,先主后次。“奇纲辩证,肾脾论治”,是强调用辩证法的逻辑方法去观察人体巨系统,全面协调整体系统与各子系统间的相互关系,从核心关系入手,站在宏观整体的高度,具体地分析和处理微观局部问题,动态地调节人体各部分间的相互关系,顺应人体生命活动自然规律,维护人体生命活动的自然和谐。

 

由于在普遍联系中不但存在着核心关系与一般关系之分,而且存在正相关与负相关之分;因此,尽管肾脾失衡是“奇纲证侯”的共同发病规律,不但每一种具体疾病各自有其不同的特殊性质,而且不同的人罹患同一种疾病,所表现的形态、程度又各不相同,年龄的不同,先天禀赋与后天身体综合状况的不同,有无合并症等不同条件都规定了其各自的特殊性,这些都需要辨证论治,因人制宜进行处理,切忌千篇一律;肾脾功能减低,导致癌细胞失控泛滥成灾是所有癌症的共同普遍性,每一种具体癌症由于具体发病部位差异各有自己的特殊性,不能千篇一律等量齐观。在关注普遍性时,应尤为需要密切关注特殊性。

 

同为肾脾失衡所致疾病,有的疾病是因“过之”,有的则是因“不及”,过与不及又分“寒热虚实”,“寒热虚实”又有真寒假热、真热假寒、真虚假实、真实假虚、上实中虚、上实下虚之别;例如癌肿发热即为上实中虚、真寒假热,不能采用抗炎退热单一性之法,甘温除大热之法则照顾了内伤发热、气虚发热等多样性。在关注单一性、简单性和线性关系时,应尤为需要密切关注多样性、复杂性和非线性关系。

 

在诊治一种具体疾病时,不但要关注具体疾病本身的性状,而且需要密切关注他与处于核心关系地位的肾脾系统的联系和影响。例如人体某一脏腑、器官发生肿瘤病灶,决非癌细胞作怪那么简单,那么线性。微观局部的肿瘤,是宏观肾脾整体宏观调控能力削弱的集中体现,如果我们只关注微观上铲除病灶,只关注微观上用杀灭癌细胞的方法避免复发转移,却忽略了肾脾系统宏观调控对于重建生命和谐的极端重要性,我们就无法彻底铲除滋生癌症的温床。在关注微观之部分或局部时,尤为需要密切关注宏观之整体或全局。

 

癌肿发热,表面上有时火焰腾腾,实为上实中虚、寒极化热、真寒假热。这时若采用形式逻辑的对抗疗法,抗炎退热,则虽有暂时的表面现象之微效,不但难收逆转乾坤之功,而且将加重中(脾)土之虚,西药抗炎药和清热解毒之中药,均属寒凉之品,若同时化疗,仍属寒凉之品,大剂量使用,难免使处于湿地、寒地的脾、肾雪上加霜,原本屋已漏,又遭连阴雨,本已处于低功能状态的脾肾,宏观调控能力无疑将愈加每况愈下。除了癌肿发热以外,很多现代医学所不能解决的内伤发热,诸如所谓不明原因发热、发热待查、功能性发热、植物神经发热、手术后发热、白血病发热、肝胆病发热、结核病发热等等,只要具备上实中虚、气虚、阳虚之象,均须采用“甘温除大热”之法,但须区别发热程度、主证与合并症的状况因证制宜组方用药,不可千篇一律;如果只知墨守热者寒之,不热因热用,甚至情急乱投医,滥用西医昂贵的进口抗炎退热制剂,则由于治不对证,导致变证百出,旧病难愈,又平添了许多新疾,甚至草菅人命;很多病人不是死于主症,而是死于不恰当的治疗,当癌细胞、肿瘤病灶、艾滋病毒、结核杆菌等还远没达到致命时,是不适当的治疗使病人死于非命,化疗、抗生素、抗炎退热、抗炎止血等治疗方法往往就是致人死命的元凶;例如那些死于肺炎、真菌感染、霉菌感染等并发症、合并症的癌症患者均为被上述对抗疗法所赐;这些提前死于不恰当治疗的患者,应占癌症死亡人群的三分之一以上。自然和谐疗法治疗各种慢性病发热时,均须透过发热表面现象,牢牢把握中虚、下虚的本质规律,通过迅速改善肾脾低功能状态提高人体自身对抗致病因子及抗感染的能力,通过甘温除大热的方法从根本上解决气虚发热的问题,通过温阳止血权衡护阴的方法从源头上解决血证问题。在关注简单现象时,尤为需要密切关注可能掩盖着的复杂本质。

 

医学和患者往往过于关注癌细胞和肿瘤病灶可以致人于死命,过于片面地关注某一种倾向时,往往容易忽略了一种倾向掩盖着的另一种倾向。过于关注癌细胞和肿瘤病灶,不遗余力地攻击癌细胞和肿瘤病灶,是导致过度治疗的重要原因,医疗机构在利益驱使下的过度治疗行为,也往往以患者过于关注癌细胞致死倾向为前提。结果是过于关注癌细胞致死倾向掩盖着过度治疗致死的另一种倾向,掩盖着过度治疗所导致的免疫低下时感冒致死、肺炎致死的倾向,大风大浪急流险滩尚未致人死命,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小河沟却先声夺人让人死于非命。在关注一种倾向时,尤为需要密切关注一种倾向掩盖着的另一种倾向。

 

有些复杂疾病例如癌症和艾滋病的晚期阶段,阴阳俱损、三焦同病、气血津液皆伤,正所谓“阴阳俱不足,补阳则阴竭,补阴则阳脱”如此错综复杂的危机关头,当须临危不乱的大将之风,“上下俱损,先治其中;中即脾胃,实脾健胃,升清不息,降浊不停,则脾阳可运,胃阴可复;适时再调肾水,令先天后天俱旺,则生命之火必如艳阳遍野,满天乌云岂能不为之一扫”。然而最基本的治疗时机底线是至关重要的,衡量是否突破最基本的治疗时机底线,不是依据现代医学的癌症分期,而是衡量先天之本和后天之本肾脾的最基本功能是否具在;只有原发病灶且不是很大,但病灶位置凶险,且肾脾功能不但俱损而且几近具竭,应判为已经突破最基本的治疗时机底线,判为回天无术的超晚期,此时即便肿瘤不翼而飞,病人也很难存活;相反肿瘤已经广泛转移扩散,但所处位置均非属险恶之处,且患者体重饭量均未锐减,肾脾虽处低功能状态,但均未到达积重难返之绝境,此时如治疗得法,则回天有术,此应判为尚有生机的早期或中期,只要能够迅速改变肾脾的低功能状态,不但具备危急关头力挽狂澜的可能性,而且具备全方位控制肿瘤发展和消除肿瘤的现实性。总之,从核心关系入手,抓住肾脾因迁延性寒湿之邪处于低功能状态的主要矛盾,从核心关系本质规律的高度,实施肾脾论治,这是治疗癌症的唯一根本大法,其余所谓根本大法相比之下则均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辅助地位。无论矛盾关系多么错综复杂,处于核心关系地位的肾脾系统之安危,始终规定和影响着整个生命系统的安危,始终是诸多矛盾关系中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在关注一般矛盾时,尤为需要密切关注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

 

捉住核心关系体这一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其他矛盾就在核心关系的宏观调控下迎刃而解了。这就是“奇纲辩证,肾脾论治”的治疗原则和方法,这就是自然和谐医学方法论的逻辑规律指导下的“自然和谐疗法”。具体地分析和解决具体问题,这是辩证法的活的灵魂,也是“自然和谐医学”和“自然和谐疗法”的活的灵魂。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包括癌症、艾滋病在内的所有慢性疑难性疾病,几乎无一不与长期慢性的肾脾功能失衡密切相关(有时是正相关,有时是副相关,有时是两者兼而有之),而对于治疗这些慢性疑难性疾病的特效方剂和方法,无一不是从调节肾脾功能入手的。如果单纯采用“八纲辨证”、“辨证论治”,即便广用“经典”所载“经方”临证化裁,也很难收到力挽狂澜的理想效果;而一经从肾脾论治,则迅速发生逆转之象。对于这些用常规“八纲辨证”进行“辨证论治”收效甚微,而“奇纲辩证”“肾脾论治”成效速见的所有慢性疑难性疾病,我们统称为“奇纲证侯群”。

 

“奇纲证侯”(以癌症为例)在早期发展阶段,传统的“八纲辨证”几乎无证可辨,“论治”也就无从谈起,因而往往贻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到了有证可辨的中期,也只是一般的寒热虚实,一则不易引起医家和病家的重视,即便进行对证治疗,也只是一般的热者清之、寒者温之、虚则补之、实则泻之。由于治疗没有抓住疾病的本质,虽然也收到暂时的疗效,却难以遏止病势的发展。“奇纲证侯”的顽疾,往往在医者和患者的共同忽视中孕育、发展,由小变大,由微变著。例如,多数癌症一经发现,已经到了中晚期,“八纲辨证”“辨证论治”虽然仍可通过对证治疗局部改善症状,延长生命提高生存质量,但求根治却往往回天乏术。

 

如上所述,癌症的本质病因,不是癌细胞的肆虐,相反癌细胞肆虐的本质原因则是:肾脾两大功能关系系统的长期、慢性、迁延性和进行性的功能减低,导致核心关系体系的宏观调控失权,导致癌细胞有机会成为漏网之鱼,并有机会寻找适宜的环境安营扎寨形成肿瘤病灶,这才是癌症发病的本质原因。

 

因此,逆转癌症的首要任务不是攻击癌细胞和肿瘤病灶,而是迅速恢复肾脾两大主帅的宏观调控地位和能力,使先天之本和后天之本具在、具旺,才能陷癌魔于灭顶之灾;肾脾弱则癌魔肆虐,肾脾旺则癌魔无处躲藏,肾脾合璧方能统领人体自然机能抗病大军,这是比任何“三大法宝”、“五项根本大法”更具威慑力的抗癌法宝,迅速遏制病势需要这一法宝,彻底铲除癌魔赖以生存的土壤更需要这一法宝。因此,自然和谐疗法的治癌方略是“以肾脾为纲,从肾脾论治”,成败之关键在于:能否迅速使处于弱势的肾脾功能获得强有力的支持,迅速改变其低功能状态。

 

现代医学对抗疗法的抗癌三大法宝,置核心关系肾脾的低功能状态于不顾,单纯把癌细胞和肿瘤病灶作为主攻方向,其方向路线性错误是显而易见的。手术、放疗和化疗,不但不能给与处于弱势的肾脾系统以强有力的支持,反而进行性严重损害肾脾的功能,使其本来已经弱不禁风的自然抗病机能愈加每况愈下,使面临至阴至寒的癌魔的强大攻势已经寒而栗之的肾脾系统雪上加霜;三大法宝对于癌细胞和肿瘤病灶的攻击可谓毁灭性的打击,但对于处于弱势的肾脾系统的攻击同样也具有足够的毁灭性;正因为如此,有三分之一的癌症患者,在未被癌魔彻底摧毁之前,早已经倒在三大法宝的攻击之下,就不足为奇了。这就是为什么对于癌细胞最具杀伤力的化疗药物,却长期冲不出有效率和治愈率低谷的症结所在。

 

现有技术的中医治癌五项根本大法,清热解毒、活血化淤、软坚散结和以毒攻毒前四项,均直接针对癌细胞和肿瘤病灶,与对抗疗法如出一辙;益气养阴理论上说有利于增强人体非特异免疫力,但未涉及解救肾脾死穴和攻击癌魔死穴的本质,而且以养阴药为君,在没有足够的温阳药挟而制之的情况下,则亲者痛仇者快,于癌魔有利,于肾脾反而有害;上海于尔辛的健脾理气法,就肾脾而论涉及了后天之本这一半,但仅仅是一般的健脾,却忽略了温补脾阳,况且没有后天之本的合力共击,势必势单力孤回天乏术。

 

因此,应该制定这样一种衡量治癌方略的优劣的标准:标准之一首先是能否迅速有效地恢复人体自然抗病机能,而这一机能是由肾脾为统帅的正义之师;凡是能够迅速有效地恢复肾脾功能的方略为优,反之为劣。标准之二是在攻击癌细胞的同时是否能对肾脾功能造成新的伤害,是者为劣,否则为优。上述两个先决条件皆可以一票否决,两条标准齐备,才能择优入选。显而易见,按照上述两条标准衡量对抗疗法的三大法宝,均属劣势的末位,按照优胜劣汰的末位淘汰法则,三大法宝将寿终正寝退出医学历史舞台是不言而喻的。而自然和谐医学的自然和谐疗法的优势和生命力同样也是不言而喻的。

 

 

 

下面简述一下本发明,依据上面的理论和治疗法则,进行组方用药的思路和特色。

 

方解:

 

附子 附子性热,味辛。归心、肾、脾经。属大辛大热之品。其性走而不守,通行十二经,上可助心阳而通血脉,下能温补肾阳、益命门之火,故有附子能温一身之阳之说。

 

肉桂 肉桂性热,味辛、甘。归肾、脾、心、肝经。肉桂辛热,质地纯阳,性浑厚而凝降,守而不走,偏暖下焦,助肾阳补命门之火,纳肾气而引火归元。肉桂散寒以温阳,阳通则气血通畅。肉桂既益肾阳又助脾阳,实乃肾脾论治之首选上品。

 

癌魔为至阴至寒之邪魔,非艳阳遍野,难以形成黑云压城之势。附桂功用虽相似,然则各有特色:附性走而不守且入气分,其速迅猛急烈,能煦周身之寒于顷刻之间,善救阴中之阳;桂则归肝肾二经,性守而不走,入血分,专暖下元之寒,专救阳中之阳,其用和缓而浑厚。附桂合璧携手为君,实为益火之源以消阴霾之最佳组合黄金搭档。

 

干姜 干姜性热,味辛。归脾胃心肺经。姜之干者,干燥后发散之力减弱,然温里之功倍增;其性能走能守,首入中焦脾胃,兼温肺金而散寒,亦能通心助阳。附子干姜均能散寒回阳,但附子偏于温补肾阳,而干姜则偏于温补脾阳。附子肉桂为君,干姜为臣,三者相须为用,实为逆转脾肾阳衰之上乘之选。

 

胡椒  胡椒性热、味辛。归胃、大肠经。胡椒乃纯阳大辛大热之品,能温暖肠胃,散寒湿之邪于无形之中。胃与脾相表里共居土位,大肠与肺亦相表里金位居之,土为金之母,肺金又为肾水之母,水土金三位皆艳阳高照,此乃胡椒为臣之道,与干姜一道与附桂遥相呼应是也。

 

蜂胶  性平,味辛、甘、微苦,归心、心包、肝、脾、肺经,功效:活血化瘀、清热解毒、抗菌消炎  、抗病毒感染、抗氧化、双向调节人体免疫功能。

 

现代研究表明,蜂胶富含黄酮类(flavones)化合物。现在已从蜂胶中分离鉴定的黄酮类化合物有20余种,其中的5,7-二羟基-34-二甲基黄酮和5-羟基47-二甲基双氢黄酮,是蜂胶中的独特有效成分。

 

根据国内外迄今为止的有关药理及临床实验证明,黄酮类物质对人体主要有以下生理作用:

 

1、增强血管张力,降低血管脆性及异常的通透性;

 

2、调节血脂及降低胆固醇;

 

3、减少红细胞和血小板的聚集,减少血栓形成,改善微循环;

 

4、护肝,解肝毒,治疗急慢性肝炎、肝硬化及多种中毒性肝损伤;

 

5 、提高肌体免疫力;

 

6、消炎、祛痰、解热、消肿;

 

7、抗菌、抗病毒、抗真菌、抑制肿瘤;

 

8 、抗氧化、抗衰老;

 

9、解痉;

 

 10、抗过敏;

 

11、抑制特定酶的活性;

 

12、强化细胞膜、活化细胞。

 

现代研究还表明蜂胶富含萜烯(terpennic  series)化合物。萜烯类化合物多种多样,同时也具有多种多样的生物活性。人参、黄芪、甘草、柴胡等都含有萜烯类物质,但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不能与蜂胶独特品质同日而语。

 

根据国内外迄今为止的有关药理及临床实验证明,萜烯类物质对人体主要有以下生理作用:

 

1、杀菌消炎;

 

2、解热镇痛;

 

3、活血化瘀;

 

4、补脾健胃;

 

5、消肿止痒;

 

6、祛痰止咳;

 

7、局部麻醉;

 

8、抗肿瘤;

 

9、双向调节血糖;

 

10、强化肌体免疫力;

 

11、芳香宜人。

 

除了黄酮、萜烯两类重要物质以外,蜂胶还富含生物生存所必须的多种氨基酸、多种矿物元素、维生素B1、维生素B6、维生素E、维生素A、,还有多糖、酶类、有机酸类、醌类、脂类、醛类、酚类、醚类等等。正是蜂胶富含如此丰富的具有生理学和药理学活性的复杂而独特的成分,才赋予了蜂胶广泛而神奇的功效。(以上关于对蜂胶的认识参见国家“九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蜂胶研究组编辑的《神奇蜂胶疗法》)

 

 我们把国内外迄今为止的有关药理及临床实验经验与自己应用蜂胶治疗艾滋病、癌症、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科研实践相结合,把蜂胶的广泛而神奇的功效归纳起来,主要是如下四大功效:

 

1、蜂胶是目前发现的最好的天然广谱抗生素 。(杀菌消炎、抗病毒作用)

 

国内外对蜂胶抗菌作用的大量文献都一再证明,蜂胶对众多细菌、真菌、病毒同时具有抑制、杀灭作用,是一种珍贵的天然的广谱抗生物质。我们的研究实践也证明蜂胶对艾滋病毒(HIV)具有极好的直接抑制和杀灭作用。(这一点迄今未见文献报道,属于创新范畴。)

 

蜂胶的抗生素作用不但广谱、高效,而且无副作用,无病菌抗药性产生。蜂胶选择性杀灭病菌、真菌和病毒,不但对人体正常细胞无任何伤害作用,相反还可以可以激活巨噬细胞,增强肌体非特异性免疫机能。这与西药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敌我不分,在攻击对抗病菌、病毒的同时也攻击人体正常细胞,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蜂胶的这一特点,是目前任何一种西药抗生素所无法比拟的。

 

2、蜂胶具有双向免疫调节作用。

 

⑴、免疫增强作用。

 

1988年,Scheller等人研究证明,蜂胶提取物可以增加动物脾脏指数及脾细胞的溶血空斑形成细胞数量,从而增强了B淋巴细胞的功能。

 

1992年,Dimov等人研究证明,蜂胶提取物可以激活巨噬细胞,增强肌体非特异性免疫机能。这种非特异免疫机能的增强,毫无疑义地会曾强人体自身对抗癌细胞的能力。我们运用中药方剂治疗癌症的有限研究证明,采用蜂胶配伍的方剂与不采用蜂胶的方剂相比,治疗效果具有明显差异。

 

我们运用中药方剂治疗艾滋病的有限研究证明,采用蜂胶配伍的方剂与不采用蜂胶的方剂相比,对于T4细胞数量的增加、T4/T8比值的改善、HIV数量的减少等效果上存在明显差异 。(这一点迄今未见文献报道,属于创新范畴。)

 

⑵、类似的免疫抑制作用。

 

在治疗现代医学称之为自身免疫性疾病时,西医往往采用皮质类固醇类免疫抑制剂进行对抗性治疗。我们运用中药方剂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干燥综合症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时,有限研究证明,采用蜂胶配伍方剂的疗效明显高于未采用蜂胶配伍的方剂。(这一点迄今为止未见文献报道,属于创新范畴。)

 

能够同时作用于人体的免疫功能,使“益其不足”和“损其有余”同时进行,而且恰到好处;这就是蜂胶对人体免疫功能进行双向调节之微妙所在。

 

3、蜂胶是一种珍贵的天然抗氧化剂。(抗氧化作用)

 

众所周知,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是抗氧化、清除自由基的元勋,而过多的自由基则是人体生物细胞的杀手。

 

研究证明,自由基过剩显著降低人体自身免疫功能,包括癌症在内的80 多种疾病都与自由基密切相关。

 

研究证明,蜂胶在0.01%~0.05%浓度下即具有很强的抗氧化能力。蜂胶提取物可以使小白鼠体内的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活性显著提高。蜂胶的抗氧化、抗自由基的良好功效,势必显著提高人体的抗病能力,对于任何疾病的逆转无疑义地具有积极作用。

 

4、改善血液循环、微循环的良好功效。

 

医学研究证明,几百种疾病都与血液循环、微循环障碍密切相关,而血液成分的改变、血液流变学的改变、血管壁状况的改变,又是影响血液循环、微循环状况的三大基本要素。血液循环、微循环状况与免疫功能状况密切相关。

 

蜂胶富含的多种黄酮类、萜烯类物质既可以降低血脂、降低胆固醇因而逆转血液成分的改变,又可以稀释血液、软化血管、降低血管脆性及异常通透性逆转血液流变学和血管壁状况的改变。这三大基本要素的综合改善,势必形成血液循环、微循环状况的改善,势必形成免疫功能状况的综合改善。

 

珍珠   性寒,味甘、咸,归心肝经。功效:镇心定惊,清肝除翳,收敛生肌。

 

以上中药典籍关于珍珠的记载仍过于片面抽象。

 

现代研究证明,珍珠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含量高达9 2%以上;还富含人体所必须的20多种微量元素,如三价铬、铜、钒、锌、铁、锰等;还富含人体所必须的全部氨基酸、多种维生素(特别是含有VB 6、烟酸、尼克酰胺等人体缺少的B族维生素)、还含有珍珠所特有的生物活性物质珍珠硬蛋白、珍珠肽、牛磺酸……。

 

各种含量的生物活性功效大体如下:

 

钙,素有生命活动第二信使之称。

 

锰,在促进钙的成骨作用中起重要的协同作用,能有效地预防骨质疏松症;在中枢神经功能的平衡调节中协同钙发挥有效的抗惊厥、手足抽搐、癫痫的功效;是脑组织中抗超氧自由基伤害的SOD的主要活性成分,还具有维持糖代谢和胰腺功能完整的功效。

 

三价铬和钒,在调节糖代谢和促进脂肪分解氧化方面起作用。三价铬是葡萄糖耐量因子的活性成分,协同胰岛素发挥功效。

 

钴,协同钙发挥血压调节作用,是维生素B12的活性成分。

 

铁,与钴协同作用,在造血过程中促进血红蛋白的合成,提高血色素含量,起养血功效。

 

铜和锌,是肌体内自由基的“清道夫”,是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主要活性成分,能提高肌体的新陈代谢强度,保护细胞正常生理活动进行、并具有清除褐脂素、养颜祛斑的作用;锌铜比值<1 ,有利于协同钙的降压保心作用。

 

硅,高含量的硅能阻止铝及其他重金属离子的肠吸收,具有防止老年性痴呆症和重金属中毒的功效 ……。

 

珍珠不但富含以上人体必须的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而且各元素的比例关系极为微妙,是一种黄金配比,与人体正常生理状态的肌体组织成分的含量比例极为接近,与世界标准(FAO)极为接近。

 

我们采用珍珠配伍中药方剂治疗包括艾滋病在内的各种疑难病症的研究证明,珍珠在很多方面与蜂胶具有相同或类似的功效,而且互为补充、相得益彰;尤其喜人的是珍珠也具有如上所说的双向免疫调节作用,而且这种作用似乎优于蜂胶。这些有益作用的合力,可以显著地提高人体自身抗病能力对于癌细胞的威慑力。

 

甘遂  甘遂性寒,味苦,甘。归肺、肾、大肠经。功善泄水逐饮,消肿散结。甘遂利水谷之道,能除留饮宿食,破癥坚积聚。甘遂的这些特点,不但可以直接破坏肿瘤病灶的生存环境,而且可以迅速将因肿瘤病灶所产生的病理产物排出体外,为邪有出路敞开大门。这是中医治病的显著特色,不给邪以出路只知闭门留寇聚而歼之的政策,不是中医的政策;逐敌于国门之外,拒敌于国门之外,营造人体不利于病邪生存的内环境,将其驱逐出境,令其仓皇出逃,并为其打开逃跑的大门并提供出逃的交通工具,这才是中医的明智之举。在人体内摆战场,必欲与致病因子拼个你死我活而后快,其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岂不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长期大剂量的化疗、抗生素治疗以后的真菌感染、霉菌感染致人死命的无数事实一再证明;对抗疗法的不给出路政策,与自然和谐疗法的给出路政策相比,前者实在是愚不可及之举。下面在开窍药中还要提及此理。

 

藏红花   诸多活血化淤类中药为何独取价格昂贵的珍稀之品?因为藏红花独具“治忧思郁结,胸膈痞闷,伤寒发狂,惊怖恍惚”之功,独具“消痰泄滞”、“散郁调血,宽胸膈,开胃进饮食,久服滋下元,悦颜色,久食令人心喜”之特色。如此诸多活血药绝无而藏红花仅有的差别优势,与肾脾论治颇为合拍。

 

牛黄  牛黄性凉,味苦。归肝、心经。牛黄解毒清心,化痰开窍而醒神又清热解毒,若与麝香同用则开窍之功倍著。癌肿虽为至因至寒之邪,则局部寒极化热难免热毒郁结;牛黄既清且开,一身而二任,况且与麝香相须同用,相得益彰,其效远非一加一之合力同日而语。

 

麝香  麝香性温,味辛。归心、脾经。麝香辛香走窜之气甚烈,能通经络之壅遏,善开关窍之闭塞,行十二经上下,透骨达髓无所不及,为醒神回苏之要药。麝香能行血分之滞,故能活血消肿散结。盖百病因于瘀,百病因于滞,百病因于壅,百病因于闭。通则不病,开则病去,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开窍可唤醒沉睡的正义之师奋勇拒敌,开窍可率领群药斩关夺门直达病所,开窍可开门逐寇使邪有出路,开窍可升降开合井然有序。人体是开放的耗散结构巨系统,开放则升降有序、生机盎然,封闭则壅滞瘀塞、死气沉沉;开放则生,闭塞则死,如此而已,岂有他哉。古之开窍狭义也,我之开窍广义多。开窍本身既是治疗癌症的根本大法之一。

 

蟾酥   蟾酥性温,味甘、辛;有毒,功效:解毒消肿,止痛开窍。蟾酥内服外用均有较强的解毒、消肿、止痛之功;多用于治龋齿作痛,咽喉肿痛,毒疮痈肿等症。蟾酥开窍醒神,避秽止痛,能拔一切风火热毒之邪,使邪有出路;又治腰寒肾冷,盖因辛主散,而温主行,温阳则肾脾回天有术,辛散则邪从汗发,开门逐寇,不留于内,毒热自可除矣。此亦通则不病,病则不通之理。

 

 

 

综上所述,附子、肉桂为君,合力温补肾脾之阳,使笼罩肾脾的阴霾(肾脾寒湿极大地限制、减低了肾脾的宏观调控能力,与阴霾蔽日一般无二)为之一扫,艳阳遍野的气候条件,是肾脾二位主帅升帐的最佳内环境;干姜、胡椒为臣,与君主的意志保持一致,想主帅之所想,及主帅之所急,帮主帅之所需。蜂胶、珍珠、甘遂、藏红花、牛黄、麝香蟾酥、七味共为佐使,各司其职,升者升之,降者降之,开者开之,温者温之,清者清之,瘀者化之,滞者疏之,升清降浊不息,进出开合有序,均听主帅将令有条不紊;则生生不息之自然和谐生命状态的恢复指日可待。

 

自然和谐医学的自然和谐疗法治癌方略,确立了“温补肾脾元阳,权衡适度护阴,其余随证而治”的主体抗癌战略和战术,形成了一整套有理论、有纲领、有方法、有策略的完整战略战术方案,实现了理、法、方、药全方位的创新和突破,与现有技术的中西医治疗方案相比,具有如下显著的技术进步:

 

1、理论和方法论的创新走出了对抗医学抗癌的理论误区和治疗癌症的方法误区,实现了中医药治疗癌症的实质性的突破。自然和谐医学核心医学核心理论和基本方法,不但对于解决癌症问题有重要指导意义,而且找到了包括癌症、艾滋病在内的数百种重大、疑难、慢性疾病共同的发病规律和治疗规律,为中医药解决众多世界级医学难题奠定了理论基础和方法基础;为一系列中医新药的发明开辟了新思路,实现了中医治疗疑难病方面的理、法、方、药的全方位的创新;在理论和实践上改变了中医药只能辅助治疗的非主流医学地位,为中医药学重登主流医学殿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肾脾论治”抓住了治疗癌症的本质规律。温补脾肾元阳,权衡适度护阴,辅以随证而治的治癌方略,使治疗癌症的有效率、治愈率与现有技术相比成倍数提高,只要癌症患者没有突破如前所述的基本治疗时机底线,即便是现代医学分期的晚期癌症患者,均有治愈机会;早中期癌症患者,只是需要比一般顽固性疮疡多治疗几个月而已,术后在不放疗化疗情况下完全可以避免复发转移,到目前为止的经治病例无一例复发转移。经得起临床检验验证。在本发明面前,癌症不再是死亡的代名词,癌症已经是完全可以控制和治愈的慢性疾病。

 

3、“肾脾论治”不但是对于已经罹患癌症的治疗方略,而且是癌前防变的极为有效的防癌方略。肾脾功能长期处于慢性低功能状态的人群,即是癌症易感人群;只要密切关注,并及时逆转易感人群的肾脾系统之低功能状态,人体自身就有足够的能力,对抗各种内源性和外源性致癌因素。肾脾论治”的防癌方略不但能够显著降低癌症的发病率,而且能够使癌症发病率降低为零,成败在于能否始终保持人体的正常肾脾功能状态。

 

4、不用手术(少数必须手术的近期危症除外)、放化疗,没有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对人体自身机能无损伤,属于人性化绿色医疗方法,患者无惧怕惊恐之感,乐于接受。

 

5、大幅度降低了治疗成本。几支进口紫杉醇的费用就可挽救一个癌症患者的生命。

 

 

 

随着自然和谐疗法治癌方略的推广普及,人类将不再谈癌色变,早中期癌症将成为比乙肝容易治愈得多的疾病(乙肝导致肝硬化肝癌者除外),晚期癌症也将有数倍于现有技术的生存机会和治愈机会。随着自然和谐疗法治癌方略的推广普及,医学将最大限度地摈弃刀光血影、血雨腥风的手术疗法,将最大限度地摈弃敌我不分、一边治病、一边致命的放疗化疗,人类终于可以从容不迫、温文尔雅、潇洒轻松地拒癌魔于千里之外了。

 

 

 

具体实施方式

 

 

 

实施例1

 

外治处方配伍:

 

 附子、肉桂、干姜、胡椒、蜂胶、珍珠、甘遂、西红花、牛黄、麝香、蟾酥

 

 11味中药,如法炮制,研磨为散剂备用。外用经络穴位透皮给药,一般用50度——70度白酒调敷于选定穴位即可;亦可用医用凡士林调敷。

 

无论何种癌症,肾俞、脾俞、命门、神阙、阿是5穴为必选敷药穴位,还可根据具体癌症种类选择敏感穴位作为配穴,此为一般技术人员公知技术恕不赘述。

 

实施例1所列处方为针对所有癌症共性的基本方,临证时需要根据每种特定癌症种类的归经等个性,辅以相应的引经药和特色药,制成特定癌症的专用制剂,与基本方制剂一同使用;若仅以基本方制剂通治所有癌症,则由于照顾共性有余、照顾个性不足而使疗效大打折扣。系列专用制剂另案申请,在此恕不赘述。

 

 

 

典型病例之一:

 

巨块性肝癌迅速缩小病例。本发明人曾采用实施例一的方法治疗一例病灶为16×14.5×9.5厘米的高龄肝癌患者。医院不给处方,让病人出院回家,经病人家属请求,笔者应邀前往诊治。20021011日面诊,证见面色青黛,唇红口干,消瘦,腰膝酸软,红绛舌,少苔,脉弦细数,纳呆。按“八纲辨证”实为肝肾阴亏之象。然而 按如上所述之“奇纲辩证”阴虚内热为现象,肾脾寒湿功能降低,清除变态癌细胞的能力减弱才是本质。外治投以温补肾脾之阳为主,软坚散结、活血化瘀为辅的中药外用膏剂,方用:附子、肉桂、干姜、胡椒、蜂胶、珍珠、甘遂、西红花、牛黄(天然胆囊黄)、麝香(天然麝香)、蟾酥等17味中药,敷于肾俞、脾俞、命门、神阙穴、阿是等穴位,神阕穴外加热水袋热敷。敷药10分钟后病人自觉疼痛锐减,当晚可以随意仰卧或侧卧,不再有压迫肝区的疼痛之感,早晨起床连称妙手,对所施之术赞不绝口,早餐进食,胃口甚佳。12日起外用药加敷肾俞、脾俞、命门等穴,内服投以黄芪、洋参、白术、茯苓、 蒲公英、芦根、 干姜等11味平淡无奇却可以久服的上品之药。守方7日,于18日去中山市人民医院超声波复查提示:原发灶缩至14.1×13.5×9.6厘米,肿瘤长轴缩小1.9厘米,中轴缩小1厘米。效不更方,又守方23日,治疗满一月去中山市人民医院超声波复查提示:11.5×10×8.4厘米。在不用放疗化疗,单纯使用自然和谐疗法中药进行治疗的情况下,一月时间使肿瘤缩小56.2% 。而且肿瘤边缘模糊,肿瘤实体中可见多处弱回声团出现。病人自己也摸到肿瘤变小变软了。此病例后来死于因感冒引发的严重肺感染合并酸中毒。

 

 

 

典型病例之二:

 

.消除复发病灶和控制新的复发转移病例。患者某女,86岁,于200110月发现结肠癌手术切除。20038月复查发现结肠有复发病灶,直肠发现转移病灶。因年老体虚,对手术已存恐惧感,而且当时患有心脏病不宜手术,通过朋友向笔者求医。于2002108日面诊。证见五心烦,口渴咽干,大便燥结,腹痛便血,舌红少苔,脉细数。按“八纲辨证”仍为肝肾阴亏之象。然而按如上所述之“奇纲辩证”,阴虚内热为现象,肾脾寒湿才是本质。外治投以温补肾脾之阳为主,软坚散结、活血化瘀为辅的外用膏剂,敷于脾俞、肾俞、神阙穴等穴位, 另加自制直肠栓剂肛门给药。口服投以洋参、玉竹、白术、茯苓、灵芝、蜂胶等11味平淡无奇的调理之品。3个月后痊愈停药至今,复发转移病灶消除,一直未发生新的复发或转移病灶。于20052 1日电话随访,其女儿说:老人家腹部一直未痛,大便正常一直没便血,能吃、能睡、能外面散步、能打麻将,精神很好。2007年春节其女儿电话给笔者拜年时说:“母亲身体尚好,感谢救命之恩”。如今此患者年逾90仍健在。

 

按:有一种说法,癌症应严格限制活血化瘀之品,尤其对破血之品更应谨慎,理由是可以加速癌细胞的血液播散加快转移病灶形成。本治疗方略,不但重用活血之品,而且重用莪术、三棱、姜黄等破血之品,不但控制了复发转移,而且消除现有肿瘤病灶。究其原因,是肾脾论治强化了人体自身免疫机制,进入淋巴循环和血液循环的癌细胞被有效地抑制和清除,转移和复发的根源被彻底铲除。只要能够使强有力的自身抗病机制尽快恢复,活血之品使癌细胞进入血液和淋巴循环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样更有利于癌细胞所到之处的免疫器官、免疫细胞、免疫分子或各之为战,或对癌细胞聚而歼之。只有当肾脾功能减低,免疫系统处于弱势,无力与癌细胞抗衡时,癌细胞才能安营扎寨,才能选择适当的位置发展为新的肿瘤病灶。

 

 

 

典型病例之三:

 

术后迅速控制复发转移病例。某男,40岁。200610月因结肠癌手术,术后因惧怕副作用没有选择放化疗。11月通过其表弟向本发明人求治。经查属脾肾阳虚之证,且语音沙哑,喉部不适,患者家属说其经治医师说已经喉转移,只是没有告诉患者。外治投以温补肾脾之阳为主,软坚散结、活血化瘀为辅的外用膏剂,敷于脾俞、肾俞、神阙穴等穴位,因原发灶为肠癌,故另加自制直肠栓剂肛门给药。口服投以益气温阳权衡护阴的食疗处方辅助治疗。治疗15天后,喉部不适和声音沙哑症状彻底消除,纳食改善,2月后体重增加20公斤,能从事重体力劳动,未发现任何复发转移迹象。

 

 

 

典型病例之四:

 

术后防止复发转移病例。某男,70岁。20016月胃癌手术。术后家属不愿放化疗,通过患者女婿向本发明人求治。经四诊,证见面色晄白,微见水肿,腰膝酸软,畏寒肢冷,脘腹冷痛,喜热饮,脉沉细无力,舌淡胖苍白,属脾肾阳虚之候。详细询问,上述证候以迁延数年之久。根据笔者“奇纲辩证,肾脾论治”的原理和临床经验,慢性迁延性肾脾阳虚正是罹患癌症的根本原因。虽然从医院检验报告中多次发现免疫细胞计数正常的记录,但脾气虚、肾气虚、正气虚时岂有免疫功能正常之理?足以证明现代医学免疫学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投以本发明基本方外敷于神阙穴,口服肾气丸、补中益气丸化裁调理一月肾脾阳虚之象以除,再以补中益气和六味地黄方化裁善后五个月后停止用药,至今5年有余,多次复查,不但未发现任何复发转移迹象,而且身体强壮,精力充沛,自己说似乎比病前年轻了许多。

 

以上为发生在一个家族中随机所遇的4个病例。

 

 

 

典型病例之五:

 

结肠癌广泛转移病例。 李某,男,46岁。 手术台上打开腹腔即立刻缝合,往诊时见其昏昏而睡,骨瘦如柴,口不能自主进食,靠鼻饲高营养液维持;结肠肿瘤病灶以下已完全不通,无法排泄粪便,鼻饲后几小时用吸管从口中抽出。采用笔者自然和谐疗法经络穴位透皮给药治疗一个月后,使肿瘤病灶完全梗阻的结肠部位畅通,从肛门排出大量水样粪便和病理产物。此例由于无法正常进食,未投口服食疗之品,单纯倚靠经络穴位外治。

 

 

 

以上病例所涉及的口服调理食疗处方,为照顾不同癌症种类和不同中医临床证候的个性所设,其作用虽与照顾共性的外用制剂的摧枯拉朽、力挽狂澜的主力军作用不能同日而语,但对于恢复肾脾功能的基础作用却至关重要,否则,单用外用药物仍有透支肾脾功能之嫌,不利于肾脾功能的可持续增强。因证制宜的口服调理方剂将另案申请,在此恕不赘述。仅提出几条至关重要的原则,提请试用本方案的同道注意:辅以口服调理方剂时,禁忌以大队寒凉之品为君的清热解毒,禁忌口服以毒攻毒的攻伐之品,禁忌一切损及肾脾助纣为虐之品的摄入。但有阴虚之证可以恰当滋阴,只要适度,辛热寒凉也可同殿为臣相安无事,辛热寒凉同时摄入可以各有所归,相关脏腑将根据药病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规律选择性接纳;此为辩证法的奥妙所在。如果有癌症发热,切忌轻投大队寒凉之品,当优先选择传统中医学的甘温除大热之法对待之。

 

亦可根据各种癌症的个性特点和主要常见临床证候,把口服调理处方制成系列针对具体癌症和具体证候的系列成药,供临证直接选用。

 

 

 

实施例2

 

还可将实施例一处方用溶媒浸提为酊剂,用纱布、脱脂棉等浸透药液外敷于选定穴位。

 

 

 

实施例3

 

还可采用公知的现有技术将实施例一处方制成软膏或硬膏剂,敷于选定穴位。

 

 

 

实施例4

 

还可采用本发明处方制成导电药灸贴片,采用本发明人的“全息经络癌症治疗仪”进行加热离子药灸、电磁针药灸、生物核磁共振药灸等治疗。可以大幅度增加疗效、缩短疗程、减少贵重药物消耗。“全息经络癌症治疗仪”另案申请,不再赘述。

 

 

 

实施例5

 

还可采用本发明处方制成药浴液,采用本发明人的“湍流冲浪式全息经络按摩离子药浴室”和“桑拿式全息经络离子药浴室”进行离子药浴治疗,可以大幅度增加疗效、缩短疗程,寓治病于消遣之中。“湍流冲浪式全息经络按摩离子药浴室” 和“桑拿式全息经络离子药浴室”将另案申请,不再赘述。

 

本发明为系列医学难题解决方案之一。其余包括艾滋病在内的很多世界级医学难题,其共同的发病规律,均在肾脾系统自然功能的长期、慢性、迁延性功能减低,均应以肾脾为纲,从肾脾论治,此为共性发病规律和治疗规律。每种具体疾病又各自有其各自的不同特点,需要我们在制定具体治疗方案时充分照顾到各自的不同特点,具体地分析处理具体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个性问题,不能等量齐观,不能千篇一律,否则便会重蹈笛卡尔“单因素为主”的覆辙,重要环节的细节问题往往也是决定成败的重要因素。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对于肾脾功能的趋利避害的同步最大化,这是一切自然和谐疗法医学难题解决方案共同谨遵的最高准则。毫无疑问是本发明“自然和谐疗法癌症问题解决方案”必须谨遵的最高原则,也必将是陆续出台的所有医学难题解决方案中,都将所始终不渝地遵循的最高原则。

 

 

 

阅读(659)| 评论(3)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